亚博banner

亚博:女记者的民宿创业路

- 编辑:亚博 -

亚博:女记者的民宿创业路

“曲洇”,据说是个藏文名,一看这个名字就觉得“不靠谱”,这个女人向来这么任性地“想一出是一出”,这就是我认识的徐广蓉。可就是这个做事不计后果的女人,硬是通过自己的“不靠谱”实现了人人梦想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

作为媒 体同行,我们已经认识十几年了,那时候,曲洇在南都做记者,文笔锋利;想做财经记者,就跑去了《21世纪经济报道》,后来又辗转去了新华社,之后,厌倦记者生涯,去一家知名的地产企业。虽然不常见面,但经常听闻她各种“不靠谱”的行径,想到什么就会去做。2012年,听同行说,曲洇因为家庭变故,心情不好,稳稳当当年薪三四十万的小金领“铁饭碗”不要了,自己背着包去旅行,从尼泊尔到西藏。

旅行回到深圳的那一天,曲洇召集我们几个闺蜜:“我要定居大理了,我在大理洱海边租了一块地,全洱海边最漂亮的风景,我要在那里盖个客栈,逃离深圳这个强压的世界,追求面朝大海的理想生活。”租了一块地?多少钱?靠谱吗?盖个客栈?听着就摸不到头脑,完全就是不靠谱的计划嘛,可曲洇就是说得斩钉截铁,眉飞色舞。在她夸张的言语中,我们几个终于摸清了思路:本要回深的曲洇临时去大理会友,看到双廊周边的客栈已经如火如荼,各路文青游客趋之若鹜。离双廊并不远的另一个洱海边的小镇还是处女地,有待开发。于是临时起意花三万跟当地的村民租下一块空地,准备自己在洱海边起房子盖客栈。“你有钱吗?”我们异口同声地问曲洇。“没钱,这次回深,我就是来融资的,找合作股东,你们要不要入股?”她说。我们都摇摇头,这也太不靠谱了,空地起房子,怎么都要几百万的投入吧?

几天后,这个“不靠谱”的女人拿着一沓商业计划书,还真找到了股东,带着筹到的300万重返大理。随后,在曲洇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洱海边的空地、凌乱的砖石、厚厚一沓的设计图、乱七八糟的木料圆桶……深圳白白净净的都市女孩硬是变成了工地民工。即便这样,我们仍然认为她只是三分钟热度,创业并非那么容易,遇到现实问题,肯定还会回来。

几个月后,曲洇还真回深圳了,这一次,她居然要卖掉自己在深圳唯一的房产。我们的议论炸开了锅:“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人还真敢去创业?”“要投资多少?准备盖几层?规划几个客房?”有人开始关注这个创业项目到底有没有前景;有人开始拿着笔头算账,投入了500万,什么时候能够赚回来?几年后才能盈利?曲洇却一脸笃定,迅速地找到地产中介,卖了房子,提着几百万的现金再入大理。没有合适的设计师,她拿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工人不懂结构,她自学了建筑结构设计、装修设计。朋友圈里看着她的小楼平地起……一年后,一栋漂亮的海边客栈出现在曲洇的朋友圈里:“欢迎大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很少听到曲洇的消息,她很忙,忙得无暇回答我们的各种疑问。可我们聚会时,话题会转到她的身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大多数人只会空想,在行动面前寻找各种退缩的理由。有人开始羡慕曲洇当初的果断选择。

整个大理在随后的几年里越来越火爆,全民热衷这个“世外桃源”,当地全年都是旺季,曲洇的客栈那一带自然也火了,房间天天爆满,预订得提前几个月。小小的客栈里,人声鼎沸,络绎不绝。曲洇似乎更忙了:去丽江采茶供给房客们、给新客户们当向导,带他们登山游船、举办各种主题PARTY、承办各种婚礼拍照……三层楼的客栈两年时间里俨然成了网红的打卡地,我们开始想象曲洇躺着海边的摇椅里,点着数不清的钞票,看着大海晒太阳。这波创业,曲洇是实打实地成功了。

每年,曲洇都会回深圳休息几天,她说她爱大理,但深圳是她的家,有一帮愿意鼎力帮衬的朋友,也是她有勇气独自创业的源泉。每次回来,曾经的同行们都乐于听她的大理客栈故事,由当初的摇头、不置可否,到现在的各种艳羡和佩服,看着一无所有的“小白领”两三年时间迅速成长为创业小企业主,似乎自己眼睁睁错过了一个跟随大理发展的千载难逢的掘金机会。只有我们几个熟知的朋友知道这其中的艰辛,并非人人都能够承受的成功。

“你能想象得到,创业初期,我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地守着一个空荡荡三层高的大房子吗?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小半年,必须有自己的团队,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客栈建立之初,没有客源,没有员工,一切对内对外,大小事务,曲洇亲力亲为。干完杂活打理好客栈的基本事务,就琢磨着推广和宣传,朋友圈、公众订阅号、各大订房网站……从图片到文案,从账目到谈判,一个只懂写稿的小女人硬生生被磨炼成粗活细活样样都上手的女汉子。摸索中,曲洇的客栈经营渐渐进入正轨,培养和建立了自己的团队,建立了完整的管理细则,员工到位各司其职,客户口碑稳步上升,客流量应接不暇,可以坐等收钱了?NO,事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