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banner

亚博:这些平台上粉丝量和流量基本没有关系了

  “内容行业真正赚钱的只有5%”

  这是马东在一次采访中给出的数字,他创办的米未传媒已是网络综艺节目制作公司中估值排名第一的企业,重磅推出了《奇葩说》、《饭局的诱惑》等火爆节目。

  但他给出的这个数字却让多数内容创业者高兴不起来。

  可这又是他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划内容而治,图文、音频、视频正“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8年过去了,响铃所在的内容创业行业也快速进入“冬季”。

  这一方面,内容生产成本、传播成本以及用户获取成本水涨船高,原来靠复制粘贴,聪明的“搬运”就能生产出内容,现在不行了,即便是埋头老老实实自己原创也未必有流量。

  另一方面,无论是头部账号、腰部账号还是新手号都遇到了变现难的问题。依靠流量接广告的生意看起来也到头了,原来兜里有钱的金主爸爸自己都勒紧腰带过日子,加上同行不要命的压价竞争,以及用户的注意力越来越分散,广告转化率越来越低,“行业洗牌”“下半场”不再是“狼来了”的口号。

  但对于多数内容创业而言,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些,而是自己的脚该踩进哪条河里。到底是做图文,还是去尝试短视频,又或者要不要试试音频,他们开始迷糊了。

  1、图文赛道座次已见分晓,图文内容创业窗口期基本关闭

  12月19日,一点资讯在京举办自媒体“清朗计划”发布会。这个“清朗计划”说是要通过建立自媒体信用等级体系并扶持优质自媒体、清理违规自媒体,树立自媒体行业的标准。但这恐怕是巨头在图文内容上的最后一搏。

  时至当下,图文这条赛道基本已经定局,依靠信息流分发的百家号、今日头条系和有用户基数的腾讯系(微信公众号、天天快报、企鹅号)已经牢牢组成第一梯队。UC大鱼号、新浪看点、搜狐号、网易号等等一大票平台只能陪跑。这里有几个明显的信号:

  第一、图文内容的流量急剧下降。从2014年开始科技、财经等垂直内容在今日头条上的流量就大不如从前,原来动不动就上百万的文章,现在只有去蹭小米、华为这样的热门公司或项目才有可能被“打发”点流量。最恐怖的是,这些平台上粉丝量和流量基本没有关系了。公众号阅读打开率有人说不到2%,因为是信息流推荐的方式,今日头条、百家号你有多少粉丝并不决定你有多少阅读。粉丝成了一句笑话。

  第二、补贴下降,甚至没有。好久没有在朋友圈看到内容创业者晒自己的平台收入了,也好久没有看到平台方动不动就拿出几十个亿来补贴,那些原来靠养号赚补贴的个人或者团队都开始转行了,我身边一个96年的小弟原来靠平台补贴做娱乐内容一个月可以赚3万,现在3千都没有了。

  第三、平台对图文内容的流量也在下降,更多的流量被倾斜到短视频等内容上。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都是事实。再说图文的监管。。。

  但图文领域里还有一个变量,那就是趣头条,这个由老年群体和三线城市以下人群支撑的平台进入了大众视线,还上市了,而趣头条的“阅读新闻赚钱”模式好像开创了另一类玩法,但响铃并不看好,这充其量是个诱饵。

  2、短视频翻了个跟头,但赚钱还是得靠补贴

  短视频行业就一直是个悲欢离合的闹剧,早早入局的小咖秀、美拍等并没有笑到最后,更多的平台已经死在沙滩上。如今快手热度下降,抖音遇到增长瓶颈,腾讯奋起直追,可微视看起来依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百度系的好看视频在奋勇直追,但不知道时间还有多少。

  好在企业端全媒体的营销概念已经深入人心,短视频开始慢慢就像公众号一样,成为企业传播的标配。而用户端,不再需要顾忌消耗的流量,消费短视频内容的习惯已经形成。

  只是从盈利看,平台仍然是个烧钱的买卖,优酷、爱奇艺这样的长视频平台就不说了,一直在赔钱。最近优酷被爆出将被阿里巴巴遗弃,今日头条可能接盘,尽管双方已经否定,但无风不起浪。接下来短视频能且只能继续玩烧钱的游戏,看谁家愿意“赔”到最后。

  对于短视频内容创作者而言,主要取得的收益除了流量分红,就是薅平台方的羊毛。

  30天涨粉1000万的“代古拉K”创造了一个神话,有人甚至称她为“抖音女王”——互联网第四代女王,比肩博客时代的徐静蕾,微博时代的姚晨和微信时代的咪蒙。但论变现能力,“代古拉K”远不及前三位,其他从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升级为网红变现能力就更差,可以预见,2019年,“有流量没钱”变现难会成为整个短视频行业的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