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banner

亚博: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新机场高铁站主体工程已完工

近一年来,雄安的变化多体现在细微处,尽管标志性建筑仍然是一周年时基本建成的雄安市民服务中心,但白洋淀水质治理、“千年秀林”工程打造,乃至奥威路上新铺设的人行道,都体现着新区建设在稳步推进。


雄安新区正式设立近两年后,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3月下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探访雄安新区发现,随着雄安新区的环保水准提高和大批科技公司入驻,过去传统的服装制造支柱产业正在经历转型,当地人希望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已入驻雄安的科技企业积极参与雄安的前期建设。


快两年了,雄安新区建设进度到底是快是慢?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陈刚表示:“我负责任地跟大家说,这个规划编制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如果有媒体朋友说我们规划编制的慢的话,我想说这样的慢是我们想要的慢,这样的慢是为未来的好,这样的慢是为未来的快。”


雄安两年有何新变化


3月20日,距雄安新区设立满两周年还有10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次走访雄安。


与两年前相比,从北京到雄安方便了很多,从2017年7月开始,北京南到白洋淀的动车开通,这是铁路部门首次开通北京到雄安的直达动车,全程只需80分钟。


截至2019年3月,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新机场高铁站主体工程已完工,京雄铁路北京段有望在9月开通。


和雄安新区刚设立时相比,雄安本地人的心态变得更平和。近两年时间,当地许多企业因为环境污染问题关停,包括服装厂、鸭厂、建筑工地等,当地人希望更多企业来雄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


“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开服装厂,开始跑滴滴了,来雄安的外地人也变多了。”滴滴司机何师傅说。他是容城县人,新区设立之前从别人手里租用厂房从事服装制造生意,一年收入10万元左右。新区成立后,厂房的租金由一年1.5万元涨到了一年3万元,何师傅索性放弃生意专职跑滴滴。


容城县原本的支柱产业是服装制造,“南义乌,北白沟”,县城东北约18公里就是以服装、箱包批发闻名的白沟国际商贸城。


2017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容城县奥威路采访时,还能看到街上有服装厂,现在许多服装厂已经变成了入驻雄安企业的办公楼。


雄安新区刚设立后,新区管委会暂时在容城县奥威路办公,这条街也聚集了不少人气,各大企业纷纷入驻。何师傅告诉记者,这里临街铺面的租金已经涨到了100平米40万元左右,“许多厂子都不干了,专门把厂房租给国企。”


或许很多人没听说过奥威路,但提起雄安新区的“央企一条街”却不陌生。记者注意到,在不足两公里的街道两旁,密集分布着华夏银行(600015)、中铁十八局、五矿二十三冶、湖南建工等国有企业,以及阿里、京东、找钢网等互联网企业。


截至2月底,雄安新区已注册企业2362家,其中信息、科技类企业占了将近一半。据北京日报报道,其中北京企业290家,占比12.3%。除了北京企业,还聚集了不少来自深圳(楼盘)等地的科技公司。


“以后没有知识不行了,来这工作的都是年轻人。”何师傅感叹。


科技企业与创业者“雄漂”


达实智能(002421)董事长助理蔡祥龙是比较早的“雄漂”,2017年6月就随公司来雄安调研,公司雄安总部成立后便常驻容城工作。


坐落在标志性建筑容合塔附近的雄安达实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占地约1000平米,原本属于静宇服饰厂的空间被改造成两层。一层展厅陈列着公司在智能建筑、智能交通、智慧医疗等方面的应用案例,二层用于办公。


“目前研发团队20-30人,所有员工的比例本地招聘与外地抽调五五开。”蔡祥龙介绍。


2018年底,《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获国务院批复。批复提出了优化国土资源开发保护格局、打造优美自然生态环境、构建现代综合交通体系、创建数字智能之城等14项总体要求。


事实上,不少科技企业已在雄安布局。以达实智能为例,作为最早在雄安注册的48家企业之一,在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建设中已参与了园区数字化建设、系统架构上云、设施运维可视化等工作,当时工程团队达到300人以上。


至于何时再有实质性项目落地,蔡祥龙预计,“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景象至少要到下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