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banner

亚博:且借助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测教师和学生的课堂效果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7月30日刊采写了封面故事《K-12在线教育Big Bang》。

  过去两年,围绕在线教育产品的投融资正持续升温。这个市场究竟有多热,下面这份图表应该会让你有更直观的感受。注意,这还只是过去15个月以来融资规模超过1亿元的项目汇总。

亚博:且借助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测教师和学生的课堂效果

  投融资变得如此活跃的在线教育市场,自然也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这并不是一个刚刚出现的垂直互联网产业,可以说,2000年PC互联网时代涌现的第一批创业公司中,就不乏在线教育产品。那么,过去两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它成为创投圈的一大热门领域?去找到这个答案,正是我们本期封面报道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此后,我们在编辑部内部有过一次激烈的唇枪舌战,目的是为了明确“在线教育”的辐射半径,让我们的调研可以更为聚焦。我们也试图从用户的角度,设想在线教育产品除了有助于实现教育资源的民主化之外,还能给教育行业带来哪些改变。

  我们犹豫是否要从“主动学习”的角度将“知识付费”相关的产品也囊括进去,但后来我们想清楚了一件事:知识付费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知识的大众化传播。一位同事在这场讨论中,坚决捍卫教育的经典定义,她认为教育应该对应于一套完整的知识体系和公认的考核标准,以通过考核为目的的学习,这个过程注定是“反人性”的。简单说,学习是一件苦差事。一方面,学生主观能力可能无法吸纳所学知识,而师资和硬件不足,也会影响学习效果。

  至此,我们选题方向逐渐清晰。围绕K-12教育(指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在美国是基础教育的统称。)市场的在线辅导课程类产品,可以说是整个在线教育市场最热闹、创业项目占比最大的一个产品板块。最终我们采访到了4家过去一两年在这个领域比较明星的产品,以及它们的投资人。

  所有的采访对象谈到在线教育这个赛道,都提到了一个“慢”字。此外,每一位创始人、老师、投资人,都谈到了教研的重要性。在线教育的教研,正是以解决线下教育痛点为出发点,最终各家的产品都会在教学体验上,强调要尽量化解学习痛苦、调动学生主动学习的情绪,从而提升学习效率。

  体验和最终的成绩提分是K-12在线教育产品与线下同类产品竞争的两个核心点。

  竞争的目标固然清晰,但教育行业也有其特殊性。作为社会三大底层行业之一,教育产业素来充斥着一大波家长的焦虑情绪,因为教育资源的好坏与学生的前途有直接关联。围绕教育的消费,注定有着很高的机会成本。如何让学生和家长愿意为听课花钱,并实现高续课率,是这个赛道的创业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压力之下,各家公司在争夺优质师资、课程研发或者营销推广等环节,一步都不能落下。

  选题操作伊始,我是在线教育怀疑态度论者。毕竟,近期周遭推送的一切有关在线教育的信息,都像是在给产品做包装,掩饰其内核。在上海、杭州等更多城市,市民搭乘地铁时,可以看到在线少儿英语品牌的营销激战从通道、车厢打到隧道里,加之投融资的活跃,以及很多公司都在吹嘘自己的人工智能(AI)能力……这些现象,会让人联想到先前一个又一个野蛮生长又很快被证伪的“风口”,其中最典型的“过山车”案例恐怕就是共享经济了。

  但随着采访不断深入,我开始发现,每个选择了这个赛道的人,谈吐并不浮夸,反而很务实,他们并不多谈技术,倒是非常热衷于谈师资管理和教学研发。

  近两年表现最为活跃的在线少儿英语品牌,开拓了国内学生与外教在线视频交流的授课模式,但品牌们坦言,想要管理这批数量上万的外教且保证教学质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解决教育这种“非标准化”产品的教师培训问题,这些产品只能将教材和授课流程设计做到足够标准化,成为一种约束力,要求外教按照教材进度完成授课,且借助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测教师和学生的课堂效果。

  偏应试类的在线教育课程除了挖掘金牌教师、从考纲出发不断磨课、批课外,教师还要学习网红的直播方式、了解学生感兴趣的热点,目的在于与他们拉近距离,让学生更愿意主动学习,甚至学了就能提分。

  可以说,过去长达数年对于在线教育产业只能算是“前期能力储备”阶段——等待着技术条件的成熟、逐步培育起用户的付费意愿、独家教学素材的积累……而眼下的K-12在线教育市场,竞争大战才刚刚拉开序幕,行业内尚未出现某门学科“一家独大”的竞争局面,还有90%的生源富矿等待被渗透,更多细分市场仍有入局机会。

亚博:且借助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测教师和学生的课堂效果

  @盐城准高一学生李殊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