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banner

亚博:就发现客流一年比一年少

- 编辑:亚博 -

亚博:就发现客流一年比一年少

前段时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调皮电商写了一篇关于个体户变迁的文章,《改革开放40年,如何做最潮的个体户?》,提到了六代个体户的不同特征,第一个体户摆摊;第二代个体户开店;第三代个体户连锁加盟;第四代个体户开淘宝;第五代个体户做微商;第六代个体户做爱库存的社群代购。

这个话题引起的反响还挺大,有不少人感叹,中国的个体户,不但生命力顽强,还能不断进化成为新的物种,而其中也有一些人提到的个体户现状让人唏嘘不已。

小敏是一个北漂,她说,她母亲很有商业头脑,在南方某个小县城开了一个服装门店,已经开了二十多年,不说是第一代个体户,也算是第二、第三代吧,以前经营业绩好的时候,每个月流水四十多万,每年净赚上百万。

然而,这几年每次春节回家,小敏再去母亲店里帮忙的时候,就发现客流一年比一年少,以前每次过年,在外地打工的人回老家,都会带孩子老人去县城购物,现在的客流,连以前的四分之一也没有,过年的时候,非常冷清,赚的钱也就够维持运营吧。

这种情况,也很正常,一方面是电商的冲击,另一方面是人口的转移,让县城的老一代个体户生意惨淡,挣扎经营。

每年春节回来,都会有一线城市的人写《回乡见闻》,描述县城和农村的惨淡,在今年这种形势下,估计两个月之后的《回乡见闻》里描述的家乡,只会更惨淡了。

小敏的母亲属于老一代个体户,其实,最近这些年,也有一些80后、90后回乡创业,在家乡代理一个品牌,开一个小店,这算是年轻个体户吧。

他们在大城市的职场打拼了一些年,感觉扎不下根,而老家又有一些机会,干脆就回去创业。

但是,在大城市总结的职场经验,回到家乡,不太灵光啊,你总想整一些高大上的东西,但销量惨淡啊。

杭州的阿怪就是这个群体的代表之一,83年,之前在大公司从事市场一类的工作,前几年不是创业高峰吗?他也跟几个朋友一起创业,做有逼格的店铺,倒腾了一年,失败了。

第一个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房贷也还没有还完,本来他还想尽快再回到职场,但是第二个孩子早产,身体不太好,需要精心照顾,而到了他这个年龄,一般都得去做高管了,但是,哪能碰那么巧呢?

更何况,今年什么形势,大家也都知道,各大公司都在裁员,他也只能寻找其他出路。他还有一个从事文案工作的同事,还是复旦毕业的,两年前回到老家南昌创业,但实在觉得南昌没什么机会,就又回杭州了,最近两个月投了两百份简历,竟然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对年青一代的个体户来说,回不去的职场,干不下去的创业,竟然成了当前共同的命运。

老一代的个体户,经营挣扎,在新时代面前,个人技能早就是个障碍了;而年青一代的个体户创业者们,回职场有年龄的尴尬,再创业,有资金的门槛。

未来的机会点在哪里?

阿怪在2017年下半年找到了一个新机会,以代购的身份做社群电商。

一个83年的,曾经是外企的高端白领,竟然去做了宝妈们最热衷的代购,听起来是怪怪的。

实际上,这是阿怪最满意的工作了,而且,特别能发挥他的优势。

他无意中发现了爱库存这个做代购的APP,再加上儿子出生时,,有一些宝妈交流群,他决定做一下试试。

不过,毕竟是创过业,当过老板的人,如果群发消息,还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现在群内发商品广告,往往被忽略。他就测试一下单独发私信,于是很多人开始抱着尝试的态度,在阿怪这里买一些东西。

阿怪之前的一个同事在他这里买了东西之后,觉得东西物美价廉,还都是牌子货,于是把他的一个家长群直接推荐给了阿怪,有了一定的人数基础之后,阿怪的订单量和销售额一路暴涨。

由于爱库存的商品品类越来越多,又都是知名品牌的库存产品,价格很低,又都是正品,所以很快就能建立很好的口碑。

一般做代购,都是单打独斗,不过,男人做实业,天生有一种想把事业做大的欲望,所以,他很快招募了团队,不过,团队也都是一些在家带孩子的宝妈,负责接单和客户沟通,跟客户沟通也更有共同语言。

后来阿怪给这个团队取了一个名字——胖小圈。自从有了团队之后,除了接单以外,阿怪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营销和推广上,他会不定期地在朋友圈做一些买家秀评比活动,还会把产品做成H5链接的形式,发给顾客,他说这样顾客看起来就不会很累,可以更清楚地选择自己喜欢的商品。

就这样,阿怪0成本创业,很快拉起来一个团队,拥有了五个客户群,每天都忙不来。